• 不再做海外破产企业的接盘侠?中资出海的“梦醒时分”
    发布日期:2019-10-10 01:25   来源:未知   阅读:

  9月23日,全球最古老的旅行社——托马斯库克集团(Thomas Cook Group)宣布,该公司已向英国高等法院递交强制清算申请,并将由英国政府接管。

  这也意味着,这家存世178年、每年接待1900万人的英国旅游公司正式宣告破产。

  虽然在破产之前,托马斯库克与其占股18%的大股东——总部位于上海的复星集团就其价值9亿英镑的“挽救方案”谈判已经磨了整整几个月、并于8月份达成协议:

  复星同意注资4.5亿英镑,以换取该公司旅游运营业务75%的股权和其航空业务25%的股权。

  但在9月初,RBS及多家银行又向托马斯库克要求追加2亿英镑应急准备金,以帮助该公司度过冬天业务惨淡的淡季。

  在伦敦市中心的一家律师事务所里,复星与来自RBS以及托马斯库克的代表谈了近8个小时之后最终决定,不再追加资金来拯救这家已经出手救过一次的公司。

  复星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公司对这个结果感到“失望”,并补充称其“立场在整个过程中保持不变,但不幸的是,其他因素发生了变化”。

  ——这横生枝节的2亿英镑,便由此成为了压垮托马斯库克的“最后一根稻草”。

  也给这些年来对中资出海满怀着一腔热血的野心家们,狠狠地打了一记现实的耳光。

  郭广昌于1967年出生在浙江东阳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25岁那年,他创办了广信科技咨询公司,为企业提供市场调查和咨询服务。

  两年的市场初试水之后,他将广信更名为以自己的母校命名的“复星”,即“复旦之星”。

  之后,在复旦大学的帮助下,复星成功推出了一种新型基因诊断产品——PCR乙型肝炎诊断试剂,并借此迅速发展壮大,后来又凭借复兴集团控股多家旅游服务、医药、金融等众多板块的公司。

  ——虽然这位毕业于复旦大学的董事长,在外更喜欢将这三类企业称为“ 快乐、健康和富足 ”。

  复星从2009年开启国际化战略,2010年完成首笔交易,2012年和2013年分别完成了2起海外收购,随后在2014年和2015年高歌猛进,分别完成了14起和17起海外并购案。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底,复星的海外投资超300亿美金,这包括在当年赚尽眼球收购的著名法国老牌旅游度假村运营商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以及该公司购入托马斯库克的股票。

  当年,中国出境旅游业正如日中天,每年有超过 1亿 的中国游客出国旅行,欧洲又是最热门的景点之一;

  而当复星使曾经业绩萎靡不振的地中海俱乐部面目一新,吸引了前赴后继的富有中国游客之后,便也期望能将这家度假村的成功模式复制在托马斯库克上。

  事实上,在复星投资后,地中海俱乐部度假村来自中国的游客人数增加30%,且其中国区收入同比增长了33%。

  于是,复星集团除了一直在加持托马斯库克的股票之外,复星集团旗下的复星旅游文化还在2016年与托马斯库克合资成立了名为“托迈酷客”的品牌,并借此打入中国出境旅游市场。

  而截至今年6月,复星旅文持有托马斯库克约11.4%股权,而复星国际持有约7%股权——复星集团以约 18.4% 的持股为托马斯库克的最大股东。

  事实上,在多笔海外并购中,复星均是靠以高溢价的方式击败竞争对手,而在背后提供支持的则是中国内资银行。

  2015年年初,在经历了八轮的报价激烈争夺之后,复星在第三次以每股24.6欧元的加价反超,终于打败了意大利富豪安德烈·博诺米(Andrea Bonomi)夺得了地中海俱乐部;

  这场竞价战也让复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最终给出每股24.6欧元的报价,比最初的每股17.5欧元高出了41%。

  2015年5月,复星国际已经从22家银行筹得8亿美元三年期子弹式定期贷款;12月,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同意给予复星系集团授信额度98亿元(含复星系及国药系在本公司存量授信额度),期限为一年。

  也正是有了这份“不差钱”的底气,复星才能在竞购地中海俱乐部、葡萄牙最大保险公司Caixa Seguros等案例中不惧加价。

  2016年上半年,复星终止了两项海外收购计划,一项是拟投资4.61亿美金从德雷克集团有限公司处收购以色列保险商Phoenix Holdings 52%股权,另一项是收购比利时商业银行BHF KB。同年12月份,复星国际宣布出售美国特种险Ironshore100%的股权。

  “屋漏偏逢连夜雨”。事实上,托马斯库克也不是如今复星旗下唯一陷入困境的海外收购案——作为希腊零售商Folli Follie的第二大股东,复星在去年一家对冲基金对其销售数据提出异议并做空该股后,目前正在努力地应对这场危机。

  但复星仍然是目前极少数仍在追逐海外交易的中国企业巨头中最后仅存的几家之一。

  事实上,曾经与复星一样激进收购海外资产的海航集团、万达集团和安邦保险,近年来都在不约而同地纷纷出售资产,以削减海外收购热潮所累积的巨额杠杆。根据Dealogic的数据,今年迄今为止, 中国企业已同意出售价值约400亿美金的海外资产,与此同时,中国企业今年仅购买了350亿美金海外资产,成为海外资产的净卖家。而根据毕马威(KPMG)和悉尼大学商学院(University of Sydney Business School)的最新统计报告,2018年,中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额下降了36.3%,即 82亿澳元 。联合撰写这份报告的商学院教授亨德里斯克(Hans Hendrischke)认为,来自中国的投资额下降程度非常显著,尤其是来自中国的国有企业。他表示,中国在澳洲的投资下降受到了 中国资本管制、两国外交关系和对中国资本在澳大利亚投资的安全担忧 的影响。

  据悉,2017年6月中旬,中国银监会要求各大行排查包括上述公司在内的数家企业的境外授信及风险分析,重点关注并购贷款及内保外贷的情况;当年8月,国务院办公厅又转发了《关于进一步引导和规范境外投资方向指导意见的通知》,其中明确表示:

  以海航为例,该公司自2016年开始在海外并购上花费超400亿美金,其中包括高调收购了希尔顿和德意志银行的股份;

  但是自2017年末以来,海航已出售了至少 200亿美金 资产,其中包括在今年早些时候,将此前上市受阻的瑞士航空服务公司佳美集团以14亿美金的价格出售给RRJ Capital;而9月初,海航旗下的海口美兰国际机场甚至无法按时兑付一笔应向国际投资者偿还的2亿美金债券。

  而曾连续收购海外资产的安邦保险,也已出售了其大部分海外资产,包括不久前刚以58亿美金出售给韩国未来资产集团(Mirae Asset)的一批酒店。此前,其原董事长吴小晖因涉嫌集资诈骗652亿人民币,而在去年被判处18年徒刑。

  据彭博社报道,复星计划由该集团牵头的一个财团将收购俄罗斯一家金矿公司的多数股权——而这笔交易的价值可能约为 10亿美金 。

  毕竟,作为一个目前在香港上市的三家子公司的市值约为220亿的集团,它的终极目标在于”成长为一个市值为1000亿美金的商业帝国”。

  “过去几年中,中国买家曾经为了声誉,一直在追逐一些大牌企业。”事实上,对于那些曾经一度执着于海外疯狂扩张的中国企业来说,现在可能才是潮水退去、并开始真正冷静做出正确选择的时机。

  Natixis的亚太区投行业务主管Raghu Narain表示,“在过去一段时间中,有些中国对外投资交易其实缺乏行业逻辑。”“那些债务过多,以及缺乏逻辑或实际的协同效应的公司交易,现在正在逐渐破裂。”

  不过,对于那些与其战略以及核心业务密切相关的海外企业来说,来自中国的买家的热情仍然不减。亨德里斯克教授表示,“中国对于资源、能源和基础设施的大规模战略投资,已经让位于那些规模较小的投资,以及 与中国消费市场需求直接相关的战术性投资项目 。”——比如中国乳业公司蒙牛与澳洲婴儿配方奶粉公司Bellamys(贝拉米)之间、正在商洽的15亿澳元收购计划。实际上,这一风向也引来了近年来正密切关注寻觅及中资合作伙伴的澳洲保健品商Blackmores(澳佳宝)的眼红。 早年间,该公司见证了 竞争对手Swisse被合生元以近17亿澳元总价收购。

  刚刚卸任该公司临时CEO的大股东Marcus Blackmore 于日前表示,被中资企业收购将是澳佳宝的理想归宿:“我无时无刻都不在这么想。”按Blackmores昨日85.10澳元的收盘价计算,他本人所持有的23.1%股份价值约为3.5亿澳元。

Power by DedeCms